卖方研究酝酿大变动!券商开始调整研究员考核指标

2018-10-05 09:37
0

国内证券研究机构近期正紧急酝酿调整新的考核指标!

券商中国记者日前获悉,受行业分析师评选暂停的影响,境内一大批卖方研究所内部对研究员的考核指标都面临调整,已有券商内部开始征询考核新指标。大河财立方-中原地区最具影响力财经全媒体平台←戳我下载

从目前几家重建券商拟采取的主要考核指标看,要么是研究销售并重,要么是注重荐股能力。

华南一家上市券商一位管理人员透露,他们内部正在酝酿对研究员新的考核,主要是分仓收入。未来研究员不仅要认真做好研究,还要走向市场兼顾销售。只有研究没销售和只销售没研究的研究员将来都无法在卖方立足和生存。

| 卖方研究所考核指标面临调整

国庆假日前,券商中国记者从多家券商获悉,他们目前正在加紧收集经纪业务各条线对证券研究员的考核新指标,因为随着相关的分析师评选“速冻”,此前已经延用多年的研究员考核体系要面临全新调整。

作为卖方研究机构,境内券商对研究员的考核指标,此前主要是研究员在相关评选中的名次。某种程度上说,行业研究员在评选中的名次,直接挂钩着公募基金分仓额度的多寡。

“我们公司此前对研究员的考核指标其实非常单一,主要就是看他们在评选中的获奖情况,因为大家都知道能获奖就能带来公募基金的分仓收入。”广东地区一家大型上市券商机构业务负责人介绍。

正因如此,一些后来跻身卖方研究业务的中小券商,在抢占卖方研究市场时,并不是踏踏实实一步一步从具体的研究做起,而是直接高价从别的卖方机构挖角已在评选中榜上有名的分析师。因为这些榜上有名的分析师“自带公募基金分仓收入”,来了就能给证券公司带来公募基金分仓业务。

不过,随着评选的“速冻”,这些已成各家卖方机构内部运转机制的考核指标也将被迫推倒重来。

“现在研究所内部有点乱,大家突然仿佛像没了线的风筝,不知道下一步该朝哪个方向发力。”上海一家卖方研究机构的一位研究员说,大家都知道必须要出台新的考核指标,但这么多年来每个人都对评选习以为常了,就像高考一样,大家都跟着它的指挥棒在转动,现在突然说要改,大家一时除了无所适从,就是内心忐忑。

华南一家上市券商一位管理人员透露,他们内部正在酝酿对研究员新的考核,主要是分仓收入。未来研究员不仅要认真做好研究,还要走向市场兼顾销售。只有研究没销售和只销售没研究的研究员将来都无法在卖方立足和生存。

“我们内部对研究员的考核,将主要侧重研究员研报推荐的个股后续走势。”西部一家上市券商策略研究员介绍,该公司内部之前其实已有类似模拟荐股,但仅供考核参考,一直没有正式纳入考核指标。近期,该公司已决定将模拟荐股正式纳入对研究员的绩效考核。

不过,采取模拟荐股考核的,也并非对所有的研究员都有效,比如宏观研究员就不适应,还有宏观策略研究员也不适应。另外,即使行业研究员发布的行业研究报告,最后推荐的个股也是有诸多前提条件的,这些个股最终的涨跌也并非真正全面反映研究员的真实水平。

而且,卖方研究还有一个普遍现象,那些策略研究很牛的研究员,一旦名气起来后,多直接转行自己做投资去了,真正有水平且依然留在研究机构沉下心来做卖方研究的,越来越稀有了。

| 卖方研究评价体系建立任重道远

根据券商中国记者调查了解,境内卖方研究对研究员考核体系的重建,目前都还处于酝酿阶段,真正落地的尚未发现。

从目前几家重建券商拟采取的主要考核指标看,要么是研究销售并重,要么是注重荐股能力,此前研究员全心做研究的现象今后已然难以为继了。

一位行业研究员无不忧虑地抱怨,此前大家只要全心做好研究,能力获得机构认可,在评选榜上有个位次就好了,上榜了就有了分仓,就有了名气,也就有了身家,现在榜没了,以后全心做研究不可能了,为了分仓可能还要去“勾搭”买方机构,更别说名和利同时得到了。

券商中国记者与多位资深研究员交流的感受是:卖方研究机构的考核指标真的很难确定。如果说境内卖方机构此前把眼光全聚焦于分析师评选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的话,那目前各家正在酝酿的考核指标,未来遇到的问题一定会更多。

“总体上来看,国内卖方研究为了迎合买方,无论是研究还是销售,都太功利了。买方为了业绩太功利,卖方为了名利太功利,销售为了分仓太功利。”一位研究员说,研究其实应该是一门需要沉下心、踏踏实实的智力活,不应该是一份研报或一场演讲或一个观点就红火起来的。

| 研究业务必须转型

1993~1994年,万国证券招聘了最早的一批证券研究人员,发展到目前,研究业务成为不少券商的重要业务之一。

一位券商研究所相关负责人介绍,最早的券商研究部,都是定位于对内支持经纪、投行、自营等业务部门,多数还兼任公司秘书班子,为各级领导撰写发言讲话稿。

后来,研究所较普遍的商业模式是依赖于基金分仓佣金收入盈利。

一位分管过研究所的券商高管对记者表示,在整个证券行业比较困难,全行业攻克艰难的时期,评选中一些娱乐化的现象有欠妥当。但是背后折射的是券商研究业务的过剩和业务模式的畸形。

该高管认为,券商研究业务的过剩已经是客观事实,依靠佣金带来高收入的提成机制,导致研究员在提供卖方研究时偏离上市公司基本面现象时有发生,显然这种商业模式背后存在一些问题。

“券商研究所过度依靠公募、私募佣金的商业模式是畸形的。”他说,研究业务应该是作为券商综合金融服务的一部分,通过对市场、上市公司的研究,提供客观的研究报告,研究挖掘和创造价值。

另外一位券商资深分析师认为,如何利用公司的各项业务资源,实现研究业务价值最大化,则将成为行业的发展趋势。

End


分享至
参与讨论
点击登录 提交评论
问答
热门文章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