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民谈社保基金数字化投资逻辑,投资蚂蚁5年涨超10倍

大河财立方 2020-08-02 15:37
0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 裴熔熔 文 朱哲 摄影)“如果说《乘风破浪的姐姐》让我们思考什么是时代的风口和浪尖,那我现在找到的定义是数字化,用数字化的逻辑来看今天的宏观现象、市场表现和微观结果。这和其前身互联网时代具有不同的意义。”

8月1日下午,清华五道口金融发展论坛在郑州举办。论坛现场,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作了题为《宏观经济影响与分析》的精彩演讲,分享了上述观点。大河财立方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全程直击。

在他看来,在数字化时代,只要能加载数字化的逻辑,就能让资本的价值突飞猛进。在这其中,需要突破点的技术突破和商业逻辑,从生态层面进行高维竞争,进而实现自升维、自生态化的成长。

全球宏观经济“两重天”,中国拿出2.0版“杀手锏”

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宏观经济形势受到各界的关注与预测。演讲开场,王忠民也开门见山给出了自己的思考。他认为,全球宏观经济出现了一个非常典型的现象——两重天,分化越来越严重。

“一方面,所有与数字化相关的技术、商业、投资、估值等,都实现了价值的暴涨,汹涌澎湃;但另一方面,所有不是数字化的、线下的领域,越传统的越低迷,越没有市场,越步履艰难。”王忠民说,在这样两重天的情况下,如果一个国家数字化占比越多,突破疫情影响的速度就越快一些,经济也会越坚韧;反之,就会比较艰难。

而中国在应对疫情影响的过程中,找到了一个数字化逻辑的切面,这个切面到如今都还在发生激荡的变化。

“中国一季度的GDP虽然出现了严重下滑,但其实在数据还没出来之前,中国就已经找到了一个应对之策,这也是中国历来应对GDP下滑的杀手锏,即基础设施建设,不过这次启动的基础设施建设发生了一些历史性的变化,就是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王忠民表示,数字化基础设施重启了宏观经济的基础逻辑,进而推动了一系列产业链条的改善。

其中,大众感知最为深刻的应该就是近年来的一个新名词——新基建。今年,新基建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成为推动产业升级和千行百业数字化转型的新引擎。

数字化逻辑加持,社保基金投资蚂蚁每年估值涨2.5倍

不过,中国这么做到底对吗?王忠民随后抛出这样一个问题。答案是什么?他没有直接解答,而是另辟蹊径,“先从我这两天比较灿烂的笑容说起”。

7月20日,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宣布启动在上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主板寻求同步发行上市的计划,市场低位估值突破2000亿美元,震惊市场。

“听到这一消息最先笑翻的肯定是蚂蚁的员工,而我也笑翻了,因为社保基金在5年前用‘人民的利益’投了5%,现在实现了10~15倍的涨幅,平均每年2.5倍。”王忠民说,“我们为什么敢于去投?就是因为我们对数字化金融有一个估值逻辑,可能从市盈率来看我们是投贵了,但从数字化逻辑来看其实我们是投便宜了。”

在他看来,按照数字化逻辑发展toC业务的行业,例如社交、电商、搜索都赚钱了,其中一些公司的估值,甚至在短短十年间,从几十亿美元暴涨到几千亿美元上万亿美元,市盈率从20多倍提高到30多倍,背后的依托就是数字化的新场景和新业务线。而这一逻辑一旦运用到金融行业,一定会更强大。

“数字化逻辑的第一层表现,是每一个节点都是一个增长的平方级,因为可以彼此互动并延伸到其他领域去。但放到金融场景中,因为有信用、有股权、有流动性、有衍生品,就可能是极度的立方级增长,成长速度是非常快的。”王忠民说,典型的案例就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支付宝本身的用户数量和利润要比阿里toC业务积累得快得多,微信支付也比微信本身toC的社交增长得快得多。

这和著名的达维多定律不谋而合,两者正融合裂变。

“在任何新数字化前端场景培育起来的赛道之中,第一家都会具有先发优势,通常这一家会占到全赛道场景的50%,金融只会比这个集中度更高。我们就是按照这一逻辑,看到了蚂蚁未来的增长场景要比toC端快得多、大得多。在这其中,阿里云和蚂蚁的区块链板块是我们意料之外的惊喜。”在王忠民看来,这背后刚好蕴含了数字化公司的成长逻辑。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全球前十名市值公司中,除沙特阿美外,其余公司全部与数字化相关。叠加疫情影响,云上、链上、线上公司的市值均出现明显上涨。

在这其中,不得不提到一匹“黑马”新能源智能汽车特斯拉。数据显示,今年1月下旬,特斯拉市值第一次突破1000亿美元,7月1日跨过2000亿美元,用时不到半年,而从2000亿美元到3000亿美元,只用了不到两个星期。目前特斯拉的市值已经超过了第二名丰田汽车1763.7亿美元、第三名大众809.8亿美元、第四名本田455.5亿美元之和,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汽车公司市值之王。

“在数字化时代,只要能加载数字化的逻辑,就能让资本的价值突飞猛进。”王忠民认为,这在城市的发展逻辑中同样适用,哪些城市数字化逻辑运用得最好,哪里将是中国未来经济的亮点。在这些地方成长起来的数字化公司,也更会受到风投的青睐。

数字化时代突围,关键要在重构生态中进行高维竞争

数字化逻辑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魔力?这就要回归到问题的本身——数字化基础设施。

数字化基础设施和日常的物理基础设施不同。物理基础设施的当前投资有税收,能带动产业增长,而带动的越多、服务对象越多,单一成本就会越低。但达到峰值以后,边际成本就会递增,不利于继续延展。但数字化基础设施改变了这一逻辑曲线,依托的是open source code(开源代码),即将开源代码免费提供给金融、工业、消费等各种数字化的场景使用,突破物理形态的限制,边界成本基本为零,而传播和延展则是无边界的。

“在数字化基础设施中,各参与方是普惠均衡的。以电子支付为例,开源代码是免费的,只要用户越多,参与的生产者越多,平台的市场占有率就越高,得到的数据就越多,这样规模就可以无限扩大,收益就越多。这跟物理基础设施的逻辑完全不同。”在这里,王忠民提示很重要的一点,即此背景下无限增长的基础,是新参与者在平台建立的生态中持续成长。

以5G应用为例,2019年是大众公认的5G商用元年,但如今由于5G前端应用不太完善,参与者较少,大量的基站建设成本都由三大运营商承担。“现在5G流量虽然也能使用,但你会发现,价格是4G的十倍左右,而且因为应用场景不完善,很多时候个人只能用于高速下载电影。这也刚好是我们生态体系建设的短板与弱点,只有当数字化在整个价值链、产业链、生态链中进行传输的时候,各参与方才能达到平衡。”王忠民说。

在他看来,中国数字化的基础设施是数字化时代的新概念、新运用,要做的不仅是要有点的技术突破、商业逻辑突破,还要有生态的突破。在开源的世界中要占据高地,必须在重构生态的层面进行高维竞争,进而实现自升维、自生态化的成长。

责编:李震 | 总监:万军伟

分享至
参与讨论
点击登录 提交评论
问答
热门文章
专题